您的位置: 中山信息港 > 游戏

传承铸造师 第一百四十二章 青萍之末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0:02

传承铸造师 第一百四十二章 青萍之末

达瑞尔-龙火脊背上的鞭痕再次裂了开来,这次却不是他故意迸裂的。

来到他身边的这个汉子,不说话时达瑞尔-龙火什么也没有感知到,但是这汉子一说话,达瑞尔-龙火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战栗起来,仿若是下位生命看到了上位生命,引起了生命本源的本能震动。

但是达瑞尔-龙火心中却知道,这个汉子的生命等级未必比自己高,而是体内的血族血统等级,比他体内的那点血族血统,要高贵的多。

“是皇族哪位殿下到了?这里不方便行礼,还请莫要怪罪!”

只是瞬间,达瑞尔-龙火就转变了态度,虽然身形没有走样,但是面上的表情已经恭敬之极。

达瑞尔体内的血脉,源自一名血族高贵的大公爵,能够引起他体内血族血统如此恐惧的,只有血族中的皇族血脉了。

“我主父乃血皇陛下长子。”

血族来人低声骄傲的说了一句。

但是达瑞尔对这人的重视却少了三分,称血族大皇子为主父,这说明,这个血族是初拥而来的血裔,而不是嫡生的初始皇族。

“劳动皇族三代血裔前来,达瑞尔诚惶诚恐。”

虽然心中多了几分轻视,但是面上还是一副恭敬摸样。

血族来人轻轻的哼了一声,血族的嗅觉最是敏感,人族这种生物什么情绪下体味会有什么变化,只要不是刻意收敛,全然瞒不过血族。

若是平常时候,绝对要让达瑞尔知道个厉害,明白血族等级之尊贵威严,但是此时不同,正是要大用这个达瑞尔的时候,这些小事却是不好提起,面子上过得去也就罢了。

“这几日,这里要有乱起,你注意些,趁乱逃了,不要引起旁人注意,然后到雄鹰新城东边三十里的提普镇,镇上有一家铁匠铺,有人在那里接应你。”

说完这句话,这名血族中人身形一个模糊,却是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达瑞尔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继续向住处走着,心中却是已经欢喜无限,总算要脱离这处苦海了。

天色开始放亮,重新聚集在了雄鹰新城外倩疏庄园外的四个大商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面上都露出苦涩来,这个时候了,海王国度那边还没有消息传过来,四人心中已经急切万分,但到底都是老狐狸,面上还都稳的住。

给倩疏看门的,是原来野草的老兄弟,因为各种各样原因退了下来,在倩疏这里谋个差事,看着四人下了车架,然后聚在一起也不说话,只是互相使着颜色,心中不由一阵腻歪,喝了一声:

“你们若是要求见我家姑娘,就上前说话,我等好去通报,若是没事,就赶紧走,不要在这里挡门。”

虽然心中腻歪,但守门的人也知道这四个人不是一般人,说话还算客气。

四个商人又是互相使了个眼色,然后就对这守门小吏的话理都不理,只管凑在一起等待。

这时候,四人怀中的微型传送阵突然同时亮起。

四人面上同时现出惊喜之色,然后各自伸手入怀,但是却没有摸到任何纸张,只是怀中的微型传送阵还在亮着。

墨城,野草总部,瘦了一圈的胖子扫了一眼四张一模一样的纸张,冷笑一声,吩咐道:

“这话总算是来了,老大就是老大,当真高明!”

“来人,抄了存档,原本马上给他们发过去,时间长了让他们觉察出不对,就坏了领主大人的大事了!”

几个呼吸之后,四个商人方才从拿出了纸条,然后互相一对,然后皆是露出了惊喜笑容来,其中老摩根还嘀咕了一句:

“海王公主智慧高绝,智慧高绝啊,竟能这么办,这个结果却是最好最好的了!”

其余三人皆是点头赞同,然后四人一起来到庄园门前,老摩根开口说道:

“我等三人请见倩疏姑娘,就说昨天的事情我等有了答复。”

不一时,庄园门开,有仆妇将四人引了进去。

倩疏还是在暗室之中接待四人,烛火摇曳之下,倩疏的面色不甚好看,昨晚从圣十字城堡中,有小侍女给她递出了消息,说是大人在那只不要脸的蜘蛛房中过的夜,那只蜘蛛还带来个妖媚货色进城堡,大人偏偏还给留下了!

直到老摩根开口说道:

“倩疏姑娘,昨天所说的事情,我等仔细想过了,圣十字领主大人既然也发话了,我等若是还不遵行,就是在是太不知趣了,我等四家以及往来亲密的十数家商会,今日就可以开门营业。”

倩疏大喜,笑着说道:

“四位商界前辈果然英明,能够如此便是最好,四位前辈放心,昨日你们看的政令,在商铺营业开始,各大执政官会一起公示天下,以示诚意。”

四人自然是一连声的感谢,然后还是老摩根说道:

“倩疏姑娘,这开门营业是开门营业,但是昨日我等说在圣十字领地之内货物不足之事也是真的,开门之后,肯能有一段时间,我等的商铺都要无货可卖,这从境外运送货物之事就成了耽误之极,还请倩疏姑娘给我等行个方便。”

倩疏点头,这点小事想都不想便答应了,都不用请示周墨,以她的面子,跟任年打个招呼就能办妥。

将四人亲自送出的庄园之外,然后倩疏就马上回到自家的小城堡内写信,然后通过传送阵传到了雄鹰新城内的任年府上。

这书信,照例还是先到了胖子的手中,胖子拆开看过一遍之后,摇了摇头,说了一句:

“这女人,有些昏头了。”然后从桌案上拿起一支笔,随意的在倩疏的书信上画了个叉,也不重新弄好封口,就那么塞了进去,扔给了属下,吩咐道:

“传给任年吧!他知道怎么做。”

任年看着被胖子弄得乱七八糟的信件,有看到了信上的叉子,摇头苦笑,这个胖子,还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连倩疏的信都敢劫下来了。

不过这是周墨给胖子的权限,他虽然不喜欢,但是也无可奈何。

看完了信中的内容,任年方才明白了胖子画叉的意思,皱了皱眉头,轻声叹道:

“倩疏是急了点,看来大人后院也不安稳啊,不知什么时候能有个正经的女主人压一下,再这么弄下去,许多事情想不出纰漏都难!”

然后任年又想了想自家大人如今的身份地位,发现,若是大人娶妻,无论娶哪家的小姐,都是一件能够改变现有格局的大事,还真的不能轻率。

“唉!”又叹息一声,任年给倩疏回信道:

“此事重大,需大人手令!”

永嘉县中医院
山西大医院
湖南妇科医院哪好
江门癫痫病治疗费用
湖北治疗卵巢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