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山信息港 > 游戏

真武入圣 正文 第三十章 万丈

发布时间:2020-01-07 23:09:52

真武入圣 正文 第三十章 万丈

吐槽归吐槽,想要继续前进,还得按照神藏之主的规则来,继续破除阵法。没有用汤锅把阵法收入其中,那样做可能阵法瞬间就能打爆汤锅,毕竟这是顶尖伪宝阵。

苏河进入阵法空间,阵法中是一片浩大的战场,地上的土呈现暗红色,仿佛被鲜血浸染。丝丝缕缕的杀伐之气在空中飘荡,让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战场的残酷与惨烈,苏河身前不远处是一座雄关巨城。

突然间苏河瞳孔收缩,漫天箭羽从城墙上射出,如同蝗虫般袭来。一只丈许高的黄金大钟浮现,将苏河罩在钟下。金钟轰鸣,实质化的音波横扫四周,将漫天箭羽轰碎。

“杀。”苍凉的号角声混合着士兵们的怒吼闯入苏河的耳膜。抬头望去,密密麻麻身披重甲,手持剑戟的战士向自己冲开,这些战士都是阵法召唤出来的。

苏河双手虚抱,金钟在他怀里浮现,战士还未靠近苏河,就被他拍击金钟发出的音波打的爆碎。爆碎后的战士没有化作血肉碎骨,而是化为符文融入战场上的血土中,很快又会重新出现。

如果不能找到阵法核心,将阵法破去,苏河就算累死也不可能消灭战士大军。虽然在瀑布中考验的是修士的悟性,不会耗费法力,但要想驾驭神通总要耗费精神。

苏河抱着金钟,一边拍击在钟体上震碎扑来的战士,一边向着雄关进发。他能感觉到,阵法的核心就在城中,一旦打破阵法核心,阵法自然也会随之破碎。

在战士大军中前进了百丈远,苏河的脚步被挡住,一名战士首领出手了。那首领身高足有九尺,手持方天画戟,招式大开大合,不断将金钟发出的音波击碎,方天画戟连续击打在金钟上。苏河冷哼,一根青铜巨指在他头顶快速浮现,然后闪电般戳向那首领。突然浮现的青铜巨指一击建功,直接将战士首领碾碎。

金钟攻击的范围广,发出的音波适合群体性攻击,青铜巨指神通适合单体攻击,威力强劲。有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神通保驾护航,苏河一路推进到了雄关巨城之下。

巨城根本没有城门,刚才的战士都是被阵法之力直接传送到城外的。在三百多丈高的城墙下,苏河就像一只微小的蝼蚁,源源不断的战士还在向他涌来。

金钟神通被苏河踩在脚下,带着苏河一同飞起,他要飞到城墙上去。雄关震动,无数大石击落,箭羽纷飞,阻挡苏河飞起。苏河一边要对抗大石、箭羽,另一边还要以心神驾驭金钟飞起,不时还有战士首领背生双翼前来干扰他。

苏河落到地上,看着眼前的雄关巨城冷笑,以为这样就能阻挡我的脚步吗?一只拳头大小的汤锅被苏河抛出,半空中的汤锅飞速旋转,变成十丈大小。汤锅携滔天乌芒横扫,雄关墙体不断震动对抗,但这都是徒劳的,雄关被生生打出一个巨大的缺口,苏河迈步走进城中。

原本密密麻麻的战士突然全部化为绚丽的符文,被手持方天画戟的首领吸入体内,九尺高的首领刹那间化为五十丈高,背生双翼的巨人首领。首领双翼扇动,“刷。”他的身体飞入雄关中。

雄关巨城中很是空旷,并没有房屋府邸等,只有城中央悬浮着一座巨大的祭坛。祭坛是灰白色,呈圆形,祭坛中央仿佛盛有一汪清亮的水。

火老在气府中道:“小子,祭坛就是阵法核心,打破它就破了这阵法!”

苏河双眼一眯,没有犹豫,直接奔向祭坛。就在他距离祭坛不足百丈时,化为巨人的战士首领从天而降。方天画戟朝着苏河当头砸下,汤锅滴溜溜旋转迎上去硬撼,戟与锅碰撞若平地惊雷。

战士首领的这一戟势大力沉,汤锅被直接砸飞出去,地面被砸出个大洞。战士首领得势不饶人,挥动方天画戟,再次朝着苏河头顶打去。苏河脸色不变,神通金钟化为十丈大,把他罩在钟下。

方天画戟狠狠打在金钟上,金钟爆发出隆隆的钟鸣,然后化为漫天光雨爆碎开来。砸爆金钟的首领也不好受,被金钟的力量震退,青铜巨指趁机一指戳在首领的眉心,首领怒吼被击飞出去。

神通汤锅此时已经飞回苏河的头顶,汤锅趁首领被击飞,锅内探出数十条触手缠住他的双腿,让他站不起来。首领挥动方天画戟欲斩断触手,但那触手非常坚韧,很难斩断。青铜巨指飞到首领背后攻击,不过那首领双翼如刀,不断击退青铜巨指,双方陷入僵局。

虽然金钟神通已经被神通汤锅分解烙印在了锅壁上,但被打爆后也需要一些时间重新凝聚出来。片刻后重新凝聚出来的金钟也加入战斗中,三门神通围殴首领,首领怒吼连连,最终被生生打爆。爆碎后的首领化为符文,还未来得及被阵法收走,苏河的神通汤锅直接将所有符文一口吞下。

就在苏河以为阵法已经无计可施时,那祭坛突然震动,祭坛中央清亮的水分为两股落到地上,再次化为两名背生双翼的巨人首领。这次的巨人首领与之前的首领容貌相同,只不过一人持石锤,一人持石锏。

苏河脸都绿了,心里连连怒骂,恨不得画个圈圈诅咒这该死的阵法。有没有搞错,一名首领就让他三门神通尽出,现在两名首领让他拿什么对抗。

骂归骂,苏河不得不迎上去,此时两名首领一步迈出已经接近了他。石锏与石锤同时落下,金钟罩体的苏河听到一声清晰的破碎声,然后金钟又被打爆。幸亏苏河早有准备,提前驾驭青铜巨指逃走,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被攻击余波扫到,一头栽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苏河从地上爬起来,哼哼唧唧道:“哎呦,疼死我啦!”

“打死他们,小子,快点冲上去,活活打死他们。”气府中的火老跳着脚,不断叫嚣道。

苏河翻了个白眼,“火老,他们是阵法之力形成的,本来是不是活的,怎么活活打死啊?”

“废什么话,赶紧打爆他们放烟花,不然被打爆的就是你了!”火老怒道。

手持石锏的首领再次砸向苏河,神通汤锅飞起,挡住石锏,并且锅里探出触手将石锏缠住。石锏首领用尽力气都无法甩掉汤锅,反而被苏河用青铜巨指在他眉心戳了窟窿,从窟窿里可见里面符文密布。绚丽的符文闪烁,石锏首领眉心的窟窿愈合,不过他身上的气息下降了些。

从石锏首领攻击苏河,到苏河在其眉心开了个窟窿,中间只有两个呼吸。石锤首领反应过来,他举起手中石锤,将仍然缠住石锏的汤锅打飞。石锤首领与石锏首领联手再次打向苏河,苏河被打的抱头鼠窜。

“小子,快想办法,不然你就被打成肉泥了。”火老喊道。

苏河没有慌乱,此时越是慌乱就越想不出办法,他一边奔逃一边思索。不过两位首领的背生双翼,速度比苏河丝毫不慢,很快就接近了他。

“有了!”苏河眼前一亮。

想到办法的苏河突然回身,神通汤锅暴涨把石锏首领罩在锅下,首领挥动石锏不断击打在锅壁上,将汤锅打的变形,但一时间也出不去。石锤首领见状,停下了追赶的脚步,手中的石锤被他高高举起,狠狠砸向神通汤锅。

苏河面露喜色,“就是现在!”

就在石锤即将落在汤锅上时,汤锅陡然变小,飞到一旁。石锤首领怒吼,但此时的他根本收不住力道,石锤狠狠砸在石锏首领头顶。毫无防备的石锏首领瞬间爆碎成漫天符文,如同烟火般绚丽,符文被一旁的神通汤锅趁机收走。

只剩下石锤首领一人,虽然也不好对付,但在三门神通的配合下最终也被生生打爆。之后苏河打碎了祭坛,整座阵法随之被破去,苏河又回到符文瀑布中。顶尖伪宝阶阵法中符文繁多,众多符文如同星斗般在汤锅中绽放光华,有用的符文被分别融入三门神通中,无用的倒回瀑布。三门神通的威力再次提升,不过品阶并未提高。

瀑布中昏暗无比,又有阵法阻隔,还是没有看到苏念君等任何一人的身影,苏河转身进入下一座阵法中。

这座阵法仍然是顶尖伪宝阵,阵法空间内是一片泥潭,潭中有淤泥怪物。淤泥怪物没有具体的形态,千变万化,以泥潭为依托根本打不死它。不过泥潭怪物到底是符文所化,苏河每次从泥潭怪物上斩下一部分收入汤锅中炼化,温水煮青蛙。不过期间苏河多次被泥潭怪物打飞,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各被打爆两次,汤锅也被击飞数次,最终将阵法破去。

吸收了又一座顶尖伪宝阵中的符文,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神通双双进阶极好伪宝术神通,但汤锅只是威力提升,并没有进阶的迹象。

苏河走到了瀑布九千四百丈位置,金宇昊在九千三百丈,其他四位年轻王者在九千两百多丈,白冷锋在九千一百多丈。苏河之所以比他们都快是因为多了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神通相助,而其他修士只有一门神通。

这几位年轻王者都表现出了与名声相符的实力,即便在瀑布中无法动用其他的手段,只能靠悟性创造的神通,他们也是遥遥领先的。他们创出的神通各有玄妙,比之其他同阶神通更加强大,所以能够不断破开一座座阵法,在瀑布中前行。

再次进入一座阵法中,阵法空间中是刀山剑林,在这座阵法中苏河险些被斩下手臂,刀光剑影压得苏河喘不过气来。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神通接连被打爆好几次,就连神通汤锅上都是一道道清晰的刀痕剑伤。最终苏河打破阵法出来,在原地休息了半个时辰才恢复过来,他的心神耗费太大了。

“火老,远古大能用符文瀑布考验修士的悟性,这瀑布到底有多长啊?”苏河问道。

火老回答道:“我从古籍中看过记载,据说符文瀑布共有万丈长!”

苏河瞪大眼睛,道:“难道远古有很多修士能将万丈瀑布全都走完吗?”

火老翻了个白眼道:“那怎么可能,就算是在远古,能走完万丈瀑布的都是屈指可数,每一位后来都成为了震慑万古的巨头。别说万丈,能够走到九千丈的都是了不起的存在,拥有冲破洞天成为神祗的潜质。远古比如今优越的只是修炼环境,体质天生比如今的修士好一些,但说到意志和悟性,其实也不一定高于如今的修士。”

继续向前,苏河在阵法中不断战斗,期间也是多次遇险。他全身的衣服破破烂烂,被打的狼狈不堪,灰头土脸的像个乞丐一般,索性他都坚持了下来,并且神通汤锅顺利进阶顶尖上品灵术。

九千六百丈,苏河站在瀑布九千六百丈的位置,再往前已经没有阵法出现。不过苏河并未放松警惕,相反冥冥中他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危机,让他心惊肉跳,这在之前是从未有过的,仿佛是被什么滔天凶物盯上了。

终于,苏河看到了让他心惊肉跳的存在,那是一名白衣剑客。白衣剑客静静地站在瀑布中,瀑布仿佛停止了流动,天地之间好似什么都不存在,只剩下白衣剑客一般。

其实白衣剑客并未拿剑,但苏河就是知道他是剑客,因为他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剑,无一处不可为剑,那种感觉怪异无比,却是此刻苏河最真实直观的感受。

白衣剑客看向苏河,苏河也看向他,双方对视。白衣剑客脸上好像有一层薄薄的雾气遮掩,苏河根本看不清他的脸。不过白衣剑客的目光犀利无比,让苏河感觉好似有冰冷的交锋划过皮肤,虽然不疼不痒,却让人从心底泛起深深的寒意。

骤然间那股寒意潮水般退去,白衣剑客的目光也不再犀利,但苏河也不敢丝毫放松,三门神通同时被祭起,护持在他左右。

“咦,这口锅……小家伙,这口锅你是怎么创造出来的?”白衣剑客诧异的声音传来。

苏河愣了愣,愕然道:“你……你有独立意识,不是符文瀑布创造出的生灵?”

“切,就这破瀑布,哪能造出我这等英俊潇洒又天资绝世的人?”白衣剑客发出一阵怪笑声,让苏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苏河之前在阵法中遇到过不少生灵,但那些生灵都只是阵法符文创造出来的,根本没有自我意识,如今竟然会遇到拥有自我意识的存在,这不能不让苏河大感好奇。

白衣剑客看出了苏河的好奇,道:“小家伙,修为不咋地,好奇心倒挺重,知道的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

“呃。”苏河楞了一下道:“只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有意识的存在,有些奇怪。”

白衣剑客又道:“小家伙,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创造出那汤锅神通的,竟然让我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这不合理啊!”

苏河眉头微皱,汤锅神通涉及到黑色莲子,他不能说出来。白衣剑客看出了苏河的为难,又道:“既然不方便说,那就算了,谁还没点呢!不过你竟然能在瀑布中创出三门神通,即便在我那个时代也是绝无仅有的,可惜你并非剑修!”

感叹了一句,白衣剑客眼睛一亮,突然怪笑起来,上下打量着苏河。那在苏河看来色眯眯的眼神,又把他吓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小家伙,你愿不愿意修行剑道,我可以勉为其难,十万个不乐意,但还是可以收你做弟子的!”白衣剑客道。

苏河毫不迟疑道:“我不愿!”

“什嘛?”白衣剑客原本一副高山仰止,等着苏河前来哭着喊着拜师,骤然听到苏河拒绝,出乎他的意料。

“小子,实话告诉你,我当年的境界比这神界的主人只差了一丁点罢了,只因输了个赌约才在此留下一道神念,当年不知有多少人想拜入我门下。就算你通过了考验也不一定能得到什么,但你拜入我门下,就可以得到天大的机缘,你可想清楚了?”

苏河心头一惊,白衣剑客比神藏之主只差了一点,那他肯定也是超越洞天的神祗,不过苏河真的无心剑道。

“前辈恕罪!”苏河低头告罪道。

白衣剑客没有恼怒,而是满意的点点头,对苏河道:“很好,小家伙。不为外物所动,能够坚守本心,很难得,竟然有我当年的一分风采。”

苏河愕然,这什么情况?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夸自己?

“小家伙,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考验你,当然,我只会动用顶尖伪宝术。如果你能通过我的考验,我会多给你一些好处,这我还是能做主的。”白衣剑客道。

苏河行礼致谢,白衣剑客示意他可以出手了。

神通汤锅未动,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神通齐齐打向白衣剑客。白衣剑客身形未动,只是探出一指,粗大的剑气如同舞动的狂蟒疯狂绞杀,金钟与青铜巨指只坚持了几个呼吸便爆碎成符文消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真武入圣》,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张家口市第五医院
柳州市人民医院
郴州知名白癜风医院
金华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潍坊治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