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山信息港 > 旅游

图腾燃烧 第两百零五章 出征命令

发布时间:2020-01-16 15:00:17

图腾燃烧 第两百零五章 出征命令

“他们占领了神殿,”基尔加丹说,“但他们没有找到我要的东西。”

基尔加丹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柔和,但他的尾巴却焦躁地抽打着。古尔丹感觉自己肚子因害怕而缩成一团。

“背叛者维纶肯定是以某种方法事先知道了,”古尔丹说。“他被人叫做‘先知’呢。”

基尔加丹巨大的头摆了摆,古尔丹不得不强迫自己不要抖得太厉害。然后基尔加丹慢慢地点点头。

“你说的对,”他说。“如果他是个简单而愚蠢的敌人,我现在在这里就能找到他了。”

古尔丹松了口气。他很想问维纶究竟对他的主人做了什么,才能让他有这样专注的仇恨。但古尔丹很明智地保持了沉默。在这个问题上他并不靠好奇心而活着。

“我们攻占了他们的神殿,伟主,那幸存的德莱尼肯定都逃到了城里。他们会觉得在那里很安全,但其实就是被困住了。”

基尔加丹合拢手指,笑着说,“嗯,是的。神殿该是你的了。布莱克汉坐在堡垒里挺舒服的。在你命令你的小傀儡们去进攻德莱尼的大本营前,我有点…礼物要给他们。”

耐奥祖等着,半睁的眼看着古尔丹写完一封又一封的信,把又短又粗的手指都染上了墨水,又用这些手指去抓起一片水果或是一块肉扔进嘴里。看来这些信件很重要,一般的话古尔丹会叫抄写员来做。

神殿被…净化了,这是古尔丹的原话。留下来勇敢而愚蠢地对抗兽人大军的祭祀也已被杀死。耐奥祖听说他们的尸体遭到侮辱,他发现自己居然还有足够的怜悯之心,想到这些还会感到恶心和厌恶。那些遭到侮辱的尸体早已处理掉,还有他们的圣物也拿走了。神殿很多地方都关闭了。影子议会和他们的仆从不需要这么多地方。有些器具被留下来为议会服务,剩下的都被毁坏或者移走了,换上了深色的邪恶带刺的装饰物。这些装饰物已经迅速地与部落联系在一起,代表着部落。整座建筑改名为黑暗神殿。不再为祭祀和先知服务,而为撒谎者和背叛者服务。而他――耐奥祖苦涩地想到――也是其中一员。

终于古尔丹完成了。他撒了些墨粉来避免污损,然后靠在椅背上。他看着他以前的导师,隐约带着些厌恶。

“写上地址然后把它们带给信使,动作利索些。”

耐奥祖侧着头,他仍然无法对自己以前的学徒鞠躬,而古尔丹也清楚耐奥祖有多懦弱无能,并没有要求这一点。他坐到古尔丹让出来的椅子上。这时古尔丹沉重的脚步声已经听不见了,他马上开始

古尔丹当然知道他会读信。而事实上信里面也没有什么耐奥祖不知道的。他参与了所有影子议会的会议,尽管他只能坐在黑暗神殿冰冷的石地板上,而不是和其他真正有权力的人一起坐在巨大的石桌旁。他不清楚为什么让他参加会议,只是基尔加丹出于某种原因希望这样而已。否则的话,他肯定古尔丹会立即解决掉他。

他的眼睛扫过那些文字,他感到很厌恶。但他无能为力,就像被奥雷巴树皮上往下流的粘液粘住的苍蝇一样。或者说,像以前被粘住的苍蝇一样,因为他听说。这些出产甜美花蜜的树几乎都被砍了去打造武器,剩下的也都死了。耐奥祖定定神,开始吧信件卷起。目光慢慢飘到空白的羊皮纸和笔上。…

冒险的想法让他心脏都停止跳动了片刻。

他快速地环顾四周,确实只有他一个,而且古尔丹也没理由回来。古尔丹,基尔加丹,议会――他们都认为他懦弱无能,就像先祖之魂那样够不成威胁,就像没牙的老狼那样垂死前在火堆旁暖和着他那副老骨头。基本上,他们是对的。

基本上。

耐奥祖承认他的力量被剥夺了,但只是力量。而非意愿。如果意愿也被剥夺了,他就完全不会抵抗基尔加丹了。耐奥祖不能太直接地行动。但他可能可以与一些能直接行动的人联系上。

他颤抖着拿过一张空白的羊皮纸,他强迫自己停下来冷静一下。然后他才能写些易懂的东西。终于他潦草地写了一条简短的消息,然后卷起来。老狼是没有牙了,但还记得怎么战斗。

更多出征的命令。杜隆坦的厌恶感越来越发自内心。他们不再有停歇,只有战斗,修理护甲,吃些越来越粗糙难啃的肉,在地上睡睡,然后是另一场战斗。时间在鼓声、庆功宴、笑声和仪祭中流逝。地平线上那圣山的完美的棱角现在被幽深的令人生畏的尖塔般的轮廓所替代,偶尔还冒出黑烟。有人说山里面有东西在长眠,而有朝一日会醒来。杜隆坦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该相信了。

信使走后,杜隆坦展开信件麻木地开始但他的眼睛马上瞪大了,而读完的时候他已经颤抖着汗流浃背。他抬起头,担心有没人能够从他阅读的样子猜到信的内容。兽人来来往往,粗糙起屑的皮肤和伤痕累累的护甲上风尘仆仆。除了不经意地扫他一眼外没人注意到他。

他赶回去找德拉卡,这世上他唯一敢告诉的人。她读信的时候眼睛也瞪大了。

“还有谁知道了”她低声说,努力使自己的情绪不形于色。

“只有你,”他同样低声地说。

“你要告诉奥格瑞姆吗”

杜隆坦摇摇头,心里很难过。“我不敢,他依誓言是要告诉布莱克汉的。”

“你觉得布莱克汉知道吗”

杜隆坦耸耸肩。“我不清楚还有谁知道。我只知道我必须保护我的人民,我会的。”

德拉卡盯着他看了良久。“如果我们整个氏族都不做这件事…我们会引起注意的。你要冒着遭受惩罚的风险,可能会是流放或者处决。”

杜隆坦指着信,“无论如何都比我们听从这个要好。我发过誓要保卫我的氏族。我不会让他们向――”

他意识到声音有点大,有些人开始往他们这边看。“我不会让他们向这些妥协的。”

德拉卡眼里噙满泪水,她牢牢地抓住他的手,指甲嵌到他的肉里。“这,”她激动地说,“就是为什么我会成为你的伴侣。我为你而骄傲。”

古尔丹激动得不能自已。自基尔加丹第一次提出以后,他就一直在期待。他甚至比他的主人更热切地希望快些进一步行动,但基尔加丹只是笑笑并建议耐心等待。

“我观察了他们,他们还没完全准备好。时机很重要,古尔丹。同样一下打击,过早或者过晚都杀不了人,只能伤人。”

古尔丹把这话看作是一个奇怪的隐喻,但他明白基尔加丹说的是什么。现在,终于基尔加丹认为兽人已经准备好走出最后一步了。

黑暗神殿有个中央庭院,向黑夜的天空敞开。神殿还属于德莱尼时,这块地方是个绿色的花园,中间有个方形的水池。侵占者们过去几周一直在尽情饮用这里甜美清澈的水,却没有想过要补充它。现在池子里空空如也,只剩下石头和瓦片。周围的树和花草很快就枯萎死去了。应基尔加丹的要求,耐奥祖和古尔丹现在正站在这个空池子旁。他们都知道他们在等的是什么。

他们一言不发地站了很久。古尔丹怀疑是不是他哪里得罪了他的主人。这个想法让他浑身直冒冷汗,然后他不安地看了耐奥祖一眼。他又想,今晚这个反叛的老萨满会不会因为其叛逆而被杀掉,这个想法让他稍微高兴起来一点。他的思维在漫游,考虑着各种可以用在耐奥祖身上的折磨方式,这时突然一声响雷把他们两个都吓了一跳。古尔丹抬头看着天,刚才还是满天星斗,现在只有黑色空旷的一片。他艰难地吞了下口水,牢牢地盯着那片黑暗。

突然那片黑暗开始翻滚,看起来像一片雷雨云,黑暗而不时闪烁。然后它开始盘绕成漩涡状,越绕越快。风吹起了古尔丹的头发和长袍,起先还很轻柔,接着越来越剧烈,直到他觉得风如刀割。他脚下的土地隆隆作响,他用眼角的余光看见耐奥祖的嘴唇在动,但他听不见说什么,风声太大了。脚下的大地抖动地太剧烈,他越来越站不稳了。(未完待续)

赣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江苏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白癜风医院烟台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