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下半年GDP或再回调宏观经济发展符合调控

2018-10-26 14:26:07

下半年GDP或再回调 宏观经济发展符合调控预期

13日,在国务院办举行的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发言人盛来运介绍了中国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初步测算,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204459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9.6%;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5.4%;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4.3%,实现利润19203亿元,同比增长27.9%。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涨5.4%  盛来运说,上半年,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和国内经济运行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我国经济运行总体良好,继续朝着宏观调控预期方向发展。  下半年GDP增长还会回调  对于中国经济上半年的表现,南开大学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戴金平认为,从上半年公布的经济数据来看,反映出我国整体经济还是处于平稳的增长势头,二季度出现经济放缓的迹象,也是宏观调控的结果。  实际上,二季度经济放缓也早有迹象。作为反映经济增长情况的先行指标,本月初,6月份PMI官方数据和汇丰版本数据双双出炉,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PMI为50.9%,创下了自2009年2月以来的点,这也是PMI连续第三个月出现下滑。汇丰PMI为50.1,为近11个月点。“如果PMI还是延续回落的走势,下半年GDP增长还会回调,呈现出逐步放缓,但是仍然会处于高位。”戴金平分析认为。  6月份,CPI同比上涨6.4%,创下三年来的新高。尤其是食品类价格同比上涨14.4%,影响价格总水平上涨约4.26个百分点。肉禽及其制品价格上涨32.3%,影响价格总水平上涨约1.94个百分点(猪肉价格上涨57.1%,影响价格总水平上涨约1.37个百分点)。  那么,CPI何时会出现拐点?“这个月CPI的高企,主要根源于猪肉价格增长过快。”戴金平分析认为,在我国CPI权重里,猪肉价格占比较高,近期猪肉价格的大起大落,自然带动CPI的变化。一方面,猪肉权重占比过高,与我国目前居民食品结构的变化不一致;另一方面,作为我国的重要食品,猪肉价格应该列入国家价格稳定体系,由政府进行相应的调控。  “事实上,从6月份的PPI指数来看,推动CPI上涨原因之一的国外输入性因素,其影响在不断减弱。”戴金平说,数据显示,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环比与上月持平,比去年同月上涨7.1%。PPI环比持平,反映出其推动CPI上涨的动力在逐渐消失。而近期国际大宗商品的回落,以及我国取消一些进口商品的税费,都起到降温CPI的效果。  在戴金平看来,从全年来看,CPI到6月已经见顶了,今后将逐步回落。但她同时也建议,从短期来看,政府需要调控猪肉的供给局面,比如通过财政手段,对养猪的农户进行补贴,缓解市场供给紧张的局面;在管理好生产环节的同时,要防止流通环节的变相加价行为,维护正常的市场秩序;就是要抑制一些不合理的投资投机需求,防止物价反弹。随着国际因素影响的减弱,关键还在于国内如何调控物价。  对此,盛来运表示,从6月份的情况来看,CPI是6.4%,比5月份扩大了0.9个百分点,这主要还是翘尾的影响和食品价格6月份涨幅比较高所致。尽管CPI当月的指数创出新高,但有一个非常积极的变化是,非食品的价格指数涨幅在继续收窄。这种状况值得观察,如果是趋势性的话,对我们后期的物价走势会产生重大的影响,也说明我们前期关于物价的调控政策正在取得积极成效。  关于后期物价走势,盛来运认为,尽管物价上升的压力还比较大,但是维持物价稳定的有利条件在增加。个有利条件,今年夏粮是继续丰收的,这有利于降低通胀预期。第二个有利条件,目前绝大多数的工业品还是供过于求的格局没有变化,尤其是这一次经济增速的适当放缓。第三个有利条件,6月份国际市场的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落,这有利于减轻强大的输入性的通胀压力,所以PPI和工业品的购进价格环比指数已经出现两个月的连续回落。第四个有利条件,我们前期的稳健的货币政策。第五个有利条件,翘尾因素在下半年会逐月缩小。  虽然有利条件很多,但盛来运也承认这些条件要转成现实还有一段距离。因此,他认为必须继续把稳定物价放在宏观调控的首位,物价高位运行确实是对低收入者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压力,需要在控制物价的同时加大对低收入人群的补贴。  下半年的货币政策将会微调  对于今年以来央行的连续加息,是否会抑制通胀?影响宏观调控的政策?盛来运表示,从短期来看,加息肯定对宏观经济增长的速度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从中长期来看,它会有利于经济可持续的增长,因为加息,包括货币政策趋于稳健,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要收缩流动性、控制物价,为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创造更好的环境。  而戴金平认为,今年来,央行为了应对通胀,已经进行了连续6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和3次加息。信贷的不断紧缩,对于中小企业的影响很大,企业不得不转向高息的民间借贷。很多大企业的资金却没受到影响,有的甚至还将资金投入到民间借贷,所以现在货币调控不应该从总量上进行,而是要进行结构性的调整,要向中小企业倾斜,这其中就涉及到我国的金融体制改革,比如要加大小型金融机构的支持力度等。  据央行数据显示,2011年6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78.08万亿元,同比增长15.9%,比上月末高0.8个百分点。戴金平说,从6月的M2增长水平来看,央行的货币调控有放松的迹象。如果从社会融资总量来看,这个数据可能更高。  她同时强调:“要特别注意由于信贷的扩张,出现投资反弹,进而传导并再次推高CPI涨幅。”  对于未来的货币调控,戴金平认为,央行今年来一系列的动作,已经使得市场上的货币流动性相对平稳,目前应该以稳定现有状况为主。近日央行货币委员会召开的第二季度例会也透露出,“稳定性”取代此前一季度例会中的“针对性”放在首位。“下半年的货币政策将会微调,具体来看,就是货币调控将以公开市场操作为主,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和加息的手段应该告一段落,通过发行央票来控制货币的流动性。”戴金平说。  盛来运则表示,总体而言,在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国内宏观调控两难问题增加的情况下,中国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增长是非常不易的。这说明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的取向是正确的,宏观调控是有力、有效的。对于下半年中国宏观经济运行中面临的挑战,盛来运认为还是如何更好处理好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管理好通胀预期以及更好的调整经济结构之间的关系。一方面从上半年的情况来,由于多种情况的影响,物价水平还是在不断创新高。从影响的因素来看,包括国外流动性仍然还非常充裕,国内也面临着成本长期上升的压力。  另外,从结构调整来讲,难度也还是比较大的,传统的结构调整,包括发展方式转变的体制和机制,应该说是根深蒂固。重工业的增速还是偏快,节能减排的任务形势比较严峻。所以下一阶段还是要按照中央的总体部署,正确处理好经济增长、结构调整和管理通胀预期的关系,更好地为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型创造一个好条件,仍然要把物价的调控放在宏观调控的首位,但也要利用好经济走稳时机,利用好价格上涨的倒逼机制加快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木佳 石俊)

中天万科启宸
大金空调维修
前海东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