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周小川点评金融热点我的钢铁

2018-10-29 11:58:08

周小川点评金融热点我的钢铁

在政要名流云集的博鳌亚洲论坛,央行行长周小川无疑是人气旺的公众人物之一。围绕人民币利率、汇率、商业银行改革和房地产等方面问题,媒体对这位央行紧追不舍,听周小川一一道来。 “国内和国际压力大不是坏事,说明汇率改革应该走得快一些,否则矛盾有可能积累” 现在是不是到了人民币升值的时候?周小川说,汇率体制改革是一个逐步的过程,有明确目标和程序,央行在做很多准备工作,如加强金融机构实力、改革金融行业、扩大外汇市场作用。中国首先要考虑内部改革的动因和压力,同时也考虑国际上的动因和压力。1993年筹备、1994年年初出台的汇率机制改革,很大程度是内部的动力和压力促成的。从中长期角度看,要根据对外开放和市场经济不断完善的步伐来确定人民币汇率机制和货币可兑换的进程。 他说,如果汇率压力不大,可以按照过去设计的改革顺序和优先程度从容开展改革,同时使改革走稳点儿。国内和国际压力较大也不是坏事,说明改革应该走得快一些,否则矛盾有可能得到积累。 对于制造商担心央行提高汇率的说法,周小川说,竞争力的强弱跟汇率水平有关系。竞争力强的企业,不太担心这点;而竞争力弱的企业或产品,通过汇率调整可以提高产品结构增强竞争力。 “如果利息的投资回报率低于美国或欧洲,很显然投资者会作出自己的选择。中国必须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及合理性” 周小川说,中国和其他一些亚洲国家的很多投资去了美国,支持了美国人的消费,帮助美国人弥补经常项目赤字,穷国养活了富国。如果中国有更成熟的货币市场和金融市场,金融机构运行更加稳健,使自己的金融产品多元化,有更活跃的金融产品创新,让普通百姓有更多投资渠道的话,全世界的货币流可能就完全不是今天这样了。 他说,如果一国储蓄率非常高,投资是有必要的。但如果利息的投资回报率低于美国或欧洲,很显然投资者会作出自己的选择。中国必须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以及合理性,这样才能使中国有一个更有利于投资的环境。 对于房地产商担心加息的说法,周小川表示,在一个经济体中有一些担心是好事,否则不利于风险控制。经济发展肯定不会那么平坦,所以利率应该有时候高、有时候低。有担心,就会对未来风险有所预测。实际上,加息风险主要的承担者是购买方而不是房地产商,购买者应该知道利率和整个物价有一定关系,同时也跟收入水平有关。 周小川表示,房地产市场还会有更多规范措施出台,但不一定是货币政策方面的。货币政策是全局性的,而房地产市场形势在中国各个城市不一样,所以预计有些城市还会继续出台政策。因为房价在一些城市涨得确实过猛。 对于一季度GDP9.5%的增长速度,周小川认为,虽然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很快,但不一定会导致通货膨胀,因为中国有很高的储蓄率和投资率,所以经济可能增长速度很快,而且没有人能精确说出合适的增长速度是多快。通货膨胀情况不是很严重,到目前为止,经济增速还是可以承受的。央行还会继续观察各项宏观数据。 “商业银行公司治理的概念目标尚未明确。公司治理的严格定义应体现在法律或法律认同的规则中” 周小川表示,中国金融部门改革的一个重点,就是要把商业银行的公司治理搞好。既然商业银行要改革,而且强调公司治理的重要性,就必须明确公司改革的目标、原则是什么,这一点目前还不完全清楚,有时候对公司治理的概念理解不是很准确,如果把加强管理、加强现代化等理解为所谓公司治理,其实没有抓住公司治理应强调的内容。需要对公司治理的国际经验和中国特色进行详尽的研究,给出公司治理改革非常明确的方向和原则。公司治理的严格定义应该体现在法律或者法律认同的规则中。(中证)

正商滨河铭筑
筑志红中麻将加盟
江门乐雅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