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山信息港 > 教育

苍龙至尊 第五百四十七章 当面羞辱

发布时间:2020-01-07 18:20:08

苍龙至尊 第五百四十七章 当面羞辱

“你找死!”

南天正咆哮一声,便似发怒的雄狮一样,悍然冲向胡胖子。

胡胖子显然没有料到南天正竟然敢暴起发难,神色之间也是多了一丝慌乱,不自觉向后退去。

他不过是中级武尊,如何会是南天正半步武宗的对手,似乎一刻胡胖子便会血溅三丈,胡胖子能够清晰的看到那逐渐在自己瞳孔深处放大的嗜血笑容。

事发突然,而且因为老魏几人距离胖子都有着十米之远,寻常之时,可能十米不过呼吸之间,可是在这一刻,十米却有如鸿沟,他们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将之跨越。

眼看胡胖子即将被斩杀当场,老魏几人目眦尽裂,心头淌血却是无能为力。

“小子,辈子眼睛放亮点,不要惹你惹不起的人!”

南天正狰狞一笑,如同鹰爪般的锋利手指,撕裂空气,对着胡胖子的脖颈狠狠捏,此时,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胡胖子身上散发出的淡淡体温。

“彭!”

一声闷响传来,南天正瞬间吐血狂退,恐怖的巨力作用在他的身上,让他犹如一发炮弹一样,重重的砸进地面之中。

“南哥,南哥,你怎么样了?”南天正的那些狗腿手慌忙跑到南天正身旁,神色惊恐的问道。

南天正是什么人,抛去其他身份不谈,绝对的身经百战,一身实力就算在所有矿工之中也是名列前茅,甚至面对一般的武宗强者都能周旋一二。佰渡亿嘿言哥免費無彈窗觀看已章節

可是面对那突然冒出来的不知名青年,竟然毫无反抗之力便被一拳轰飞,这青年的实力该有多么恐怖,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此时,广场上的打斗也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每个人都将目光望向那半躺在地面上泣血的南天正,一脸的玩味表情。

四周子变得安静起来,无声的嘲讽如同针扎在南天正的心头一样,让他更觉颜面无光,恨不得立刻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宇哥,你咋出手了?”胡胖子看着那站在自己身前的熟悉身影,立刻变得镇定从容许多。

张宇是谁?那可是手刃岩魔蜈蚣的至强者,对付一个小小的南天正,还不是手到擒来。

刚才一时慌将张宇给忘了,胡胖子只觉得脸上一股火辣辣的灼烧之感。

“我不出手,眼睁睁看着你被人家打杀?或者说看你如何反杀人家?”张宇不禁反问道,即使被上百双目光同时注视,依旧是那么的淡定自如。。

“嘿嘿,那当然不会了。张宇,南天正这个王八蛋就看你的了。”胡胖子讪笑一声,连忙后退两步。

“他已经得到应有的教训了,这次就饶他一命。”张宇声音平淡,转身便欲离开。

反正在他的计划之中,南天正已经是个死人,跟一个死人还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在找死,竟然敢出手攻击我!我一定要把你大卸八块!”南天正看着张宇竟然真的有离开的趋势,反倒嚣张起来。

在他看来,张宇定是畏惧自己的身份,所以才不敢对自己杀手,殊不知,张宇根本是懒得动手罢了。

“南哥,算了吧。”一旁的黑子拉住南天正,小声的劝阻道。

他心头其实已经在暗骂南天正,连审时度势都不会,这不是迟早要被害死的节奏。

“滚,你个混蛋,没看到是老子被人打,还在这瞎愣着干什么,给我弄死他!”南天正怒喝一声,一巴掌扇在黑子的脸上。

一声脆响之后,五道指痕也是出现在黑子的脸上,黑子心中怨怒不已,可是却不敢表露分毫。

“南哥教训的的是,还不给我上,弄死他!”黑子指挥着其他几名狗腿,大声咆哮道,似乎只有声音才能暂时压他面对张宇时的恐惧。

连半步武宗境界的南天正都是被一拳轰飞,他们这些修为稀松平常的软脚虾,上去对付张宇还不是送死的份,如今他只能寄希望于张宇不敢狠手,要不然几人性命只怕今天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黑子几人使劲攥紧手中的武器,相互依偎着,向着张宇一点点的靠近,要不是害怕南天正秋后算账,他们只怕早就屁滚尿流而去了。

“谁敢再动,谁死!”张宇微微张口,声音如同贯体魔音一般,冲击着黑子等人的灵魂,冰寒的杀意,让他们身子僵硬,连走动的勇气都丧失。

看着张宇那漠视的眼神,南天正顿时颤抖起来。即使他的心中有着无数的理由相信张宇不敢杀他,可是他不敢赌,应为赌输了,就得死。

因为害怕死亡,南天正心中的愤怒更甚,可是却只能一点点的压去,无从发泄。

“哼,废物!不杀你,只是不想脏了我的手!”张宇轻蔑的瞥了一眼南天正,轻声羞辱道。

南天正死死地咬紧牙关,他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插在地上的手掌动了数次,最终都被他重新按了回去。

“不杀你,只是不想脏了我的手!”

张宇的声音如同魔咒一般,不断的在南天正的心头回荡,南天正面容变得越加扭曲。

“噗嗤!”

无限制的压抑使得心血上涌,南天正再也忍受不住,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紫红色的脸颊顿时苍白如纸。

半跪于地的南天正双目之中满是怨毒,气息已经萎靡无比。看着视线之中逐渐模糊的身影,他再也忍不住,一头栽倒在地。

“快,快把南哥送去救治。”南天正被张宇的气的昏迷不醒,黑子等人也是慌了手脚,好在此时张宇带着胡胖子等人已经远去,他们也是有了动身的勇气。

看着那架起南天正,如同丧家之犬一样仓皇而去的几人,广场之上顿时传来震耳欲聋的哄笑之声。

南天正在黑纹金矿作恶多端,名声那是臭到家了,几乎没有人对于他有一丝的好感,今天见到南天正竟然在张宇手中吃瘪,还被骂成废物,简直就是大快人心。

“张宇,刚才你那句话实在是太霸气了,南天正那个王八蛋竟然直接被你活活气晕过去,要不是因为今天岩魔蜈蚣肆虐,绝对不少人会举杯庆祝。”胡胖子兴奋的手舞足蹈,好像刚才震慑的南天正屁都不敢放一个的是他一样。

“废物,不杀你,只是不想脏了我的手!不错,不错,以后我都要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等一回再碰到恶人南的时候,我也要好好羞辱他一番。”胡胖子单手支着巴,笑的越加**起来。

“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张宇,你的小命早都没了,还羞辱人家,不好好修炼,你只有被人家羞辱的份。”老魏实在看不去,忍不住斥责道。

胡胖子知道老魏只是想要激励他努力,但修炼本就不是他的强项,他也不去辩解,傻笑两声,不知又在想着什么。

“接来的几天,因为岩魔蜈蚣的之事,矿洞肯定会被封闭,咱们也不用矿了,可以暂时回家偷得几天空闲。不过,这一次算是将恶人南彻底得罪死了,虽然咱们不是直接参与者,但是凭你我的与胖子的关系,南天正对我们暗黑手的几率还是很大的,我建议,等回到平昌镇,咱们就都搬到一起,相互之间也好有一个照应。”小林沉声道。

老魏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赞同道:“南天正此人心狠手辣,说不定还会出手对付我们的妻儿,咱们以后行事必须得小心起来。”

看着老魏几人在那里商讨应对之策,张宇也是挺身而出道:“这件事因为而起,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在平昌镇内有没有那种防御齐全的府邸,到时候买一座,你们各家都搬过去,安全系数岂不是大大提高。”

“这...”老魏面露尴尬,欲言又止。

平昌镇虽然不是什么大城重镇,可是一座府邸也不是他们这些身份卑微的矿工能够奢望的。

“一切花费全都算在我的头上,我全包了,也算是对于你么做的一些补偿吧。”张宇知道老魏顾忌什么,所以,连忙再次道。

等过段时间,解决南天正以后,他便是会抽身离去,开始为那一年之后的潜龙战做准备。

虽然张宇已经很强,甚至完全能够匹敌一般的窥阴镜中期强者,但是张宇知道,这些还远远不够,在那妖孽云集的潜龙战之中,绝对有堪比明阳境的变态存在。

面对窥阴镜巅峰,他甚至都有一搏之力,可是面对明阳境,单单气息压迫,便是能够让他毫无还手之力。

所以,他必须不停的积蓄力量,最好能够在一年之内突破窥阴镜,领悟法则之力,只有这样,他才有逐鹿潜龙王者称号的可能。

实力才是根本,其他一切不过是虚妄而已。

而他张宇,从踏入修炼开始,便游走于生死厮杀之中。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虽然屡次经历死亡危机,但是他的实力也是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增长着,对他来说,只有不断的生死历练,才能逼迫出自己的潜力,闭门造车,永远都是能原地踏步。

天津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肿瘤医院口碑
贵阳癫痫病的最好医院
上海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