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山信息港 > 汽车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六百零五章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9:45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六百零五章

“姑且就称呼你为狐寒山吧。”小妖怪笑道,她的耳朵竟然是狐耳,原来是一只妖狐。“寒山兄,我来自乌霞山,单名一个萌字,你可叫我乌霞阿萌。”小狐狸笑道。

她并不认生,很喜欢和人类相处的样子。

而且小狐狸变成的姑娘,长相清丽,非凡俗之女也。可东门庆喜欢的是汉子啊,对乌霞阿萌毫无(消声)趣。“俏药郎不能死,他若死了,千佛山之主也保不了你。”阿萌又道。

忘禅儿终也已“狐寒山”为名,他停驻片刻,也想知道妖狐与东门大官人背后的大人物是谁,居然敢和千佛山作对。好大的胆子,真是不怕死吗。千佛齐出,任你修为再高,也会被渡化,或者超度。

嘭!

东门大官人忽地一掌劈出,攻击问禅刀的器灵。“小哥哥,你拒绝了我,我好伤心呀,为了找回面子,只好杀了你,不,是先将你敲晕,然后拖走,效仿原始人,用笨拙的方式与你(消声)配。”俏药郎,一脸邪气,而且双眼闪烁着和幽红色的光泽。

此行下山,忘禅儿并没将问禅刀带走,可他还有其它的武器。只见忘禅儿长袖舞开,油墨香气迸开,一方石砚飞了出去,撞向东门庆的右掌。当的一声,石砚与东门庆各自后退。

“好东西!”东门大官人瞥了一眼石砚,心下大喜,认为它很值钱

,可趁机抢走,高价售出,这可是意外之财,不要白不要。

腾!

东门庆再次冲来,这次,他双掌并用,左掌如刀,右掌似斧,同时斩向石砚。他知道石砚没那么容易损坏,所以下手很重。嗤嗤嗤!嗤嗤嗤!基气荡滚,犹如锅底冲出来的黑烟,已将石砚困住了。“哈哈哈,这宝贝是我的了。”俏药郎笑道。

啪。乌霞阿萌以掌击面,暗道,东门庆这厮真是见钱眼开啊,千佛山,那群恶僧的东西,你也敢抢,真是不知者无畏啊。“俏药郎,你给我住手!”小狐狸怒道。因为她知道自己再不出手,忘禅儿真的会宰了东门大官人。

而且,俏药郎基油油田里的那件宝物确实和佛门有关,是乌霞阿萌的主人偷走的。可她本人却不能用,所以只好放在东门庆的身体之中。等时机到了,那位打妖怪自然会取走烛芯。

轰隆!忽然间,东门庆基油油田中的烛芯迸绽出万丈高的火焰,“啊!”俏药郎痛嚎道,他随即倒地,四肢百骸,全身气孔,迸涌出数十万道烈焰。就算如此,东门庆仍然活着,只是衣服都烧尽了。

乌霞阿萌瞄了一眼俏药郎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哎呀,那东西可真是渺小啊。难怪他在角色扮演之中,只能当作受,而不是那攻。”

东门庆无暇理会小狐狸的嘲笑,他想死都做不到。因为烛芯燃烧的可是他的基气。“阿萌,让你的主人放过我吧!我什么都听她的。”俏药郎求饶道。

“主人的事,哪有我置喙的份。”乌霞山的小狐狸冷笑道,“因为你基油油田里的烛芯的缘故,你同样能和主人联系,为何不向她讨饶。”

狐妖的主人,她从佛门盗走了一只香烛,可又将香烛的烛芯与烛身分开了,烛身在她手中,而烛芯则寄存在俏药郎的身体里。

“乌霞山,狐妖。”忘禅儿哼道,他可是知道乌霞山的,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居住的大都是狐族,而且有狐王,甚至还有狐皇。“佛门之宝被盗,难道和乌霞山有关。小狐狸的主人又是谁,狐王,还是狐皇!”

“别猜了,我的主人和乌霞山并无半分关系。”阿萌笑道,“她不是狐女。”

“哦。”忘禅儿道,“你知道她的真身吗。”

“见过,可我不敢说。”小狐狸又道,“还有,主人盗走的佛门之物,并非出自你千佛山。你们不用担心。”

“佛门之物,众僧都有权利寻回。”忘禅儿又道。

“扪心自问,你是和尚吗。”小狐狸忽然道,她用奇怪的眼神扫量着忘禅儿,问禅刀的器灵。

“这……”忘禅儿也是一怔。他出身佛门,理应是和尚才对啊。可在千佛山,他的身份从未那群光头承认过,而且他本人也不想当和尚,秀发飘飘才是他的志向啊,还能娶走冰婵。

“哈哈哈。”小狐狸大笑,“我就知道你不是真(消声)驴。你的事,我也从主人那里听了一些。”

“哼,你都听说了什么。”忘禅儿怒道。“你的主人,难道是从镇兽山逃出去的。”问禅刀的器灵忽然想到了千佛山对面的那座恶山。里面关着的可都是邪魔凶人,当然也有大妖。

名义上,镇兽山里的妖魔终生不得离开,可佛门慈悲啊,在特定的时间里,会选择一些表现良好,愿意弃恶从善的妖魔恶人,放他们离开。如果他们再次作恶,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了。

“随你怎么想,可我不敢告诉你主人的真实身份。”乌霞山的小狐狸又道,“你何不去问如来,他号称慧眼如炬,可观三界。哪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你少来。”忘禅儿道,“还有,地下的那个汉子,真的没问题吗,他的姬姬本来就很微小,再被火烧下去,都快焦了,成了黑炭,还能用吗。”

问禅刀的器灵还是有些同情心的。

可小狐狸笑道:“不用管他,他死不了的,只要烛芯还在,他就会活下去。”

忘禅儿问:“如果烛芯取走了呢。”

小狐狸严肃道:“那要等那个时候,我们才知东门大官人是否能活下去,未来的事,玄妙无端,我哪知道。就是主人,她也不知啊。”

听到小狐狸与忘禅儿的对话,东门庆的心都凉了。暗忖,我难道会死掉吗,若是烛芯被取走。“可恶,为什么我偏偏要受这种苦。”

俏药郎也是有抱负的人,他当即从地上爬了起来,不顾一身的火焰,并道:“狐寒山,你若能收走烛芯,而不伤害我的命,那就拿去吧。”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似的,东门庆一脸悲壮,也是,让他反抗妖狐背后的大妖,确实很难。权衡利弊之后,俏药郎还是迈出了人生重要的一步。壮士断腕,但求保命。

乌霞山的小狐狸阿萌也笑了,“你还真敢说,东门大官人。你的小命在主人将烛芯放在你的基油油田之中,就不属于你了。看不清真相,你只会死得更快。”

杀气!乌霞阿萌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气,东门庆敢背叛主人,她个不会放过他,再说,小狐狸就是为了监视俏药郎才出现在这座城市里的。而且她的真实身份也不一般,是乌霞山女狐皇的女儿。所以,当她面对千佛山问禅刀的器灵时,依旧从容,只因见惯了世面。

被小狐狸一吓,东门庆心里的那点斗志全都瓦解了,因为他怕死啊,就算基友全部死了,只要他没事,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阿萌,你就当我在说胡话。”俏药郎笑道,他有种本事,能忘掉前一瞬许下的重诺。脸皮要是不够厚实,如何能与城墙相较。

忘禅儿与乌霞阿萌齐齐望向东门庆,后者畏惧他们如蛇蝎。“两位大人,药郎在此向你们道歉。原谅我的不是,并请让我略尽地主之谊。”

小狐狸这才收去杀气,笑道:“这里哪有什么好玩的,我都逛够了,你休要诓我。”

忘禅儿也道:“我还有要事,不能在你们这停留太久。而且,在没收走佛门宝物之前,我不会放任妖孽在此横行。”

乌霞山的妖狐笑道:“妖孽,你在说我吗。好伤心,我们不是自我介绍过了吗,就算不是知己,也能称得上是朋友了。相见即是缘,为何反目相向。大师,你戒心太重,如何完成如来接待的任务。”

忘禅儿又问:“妖女,你还知道什么。”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太疯狂了。忘禅儿暗道,如来都在为徒弟寻找妖女作伴,而问禅刀的器灵,离开千佛山之后,也遇到了妖女。

妖,妖,妖!

女,女,女!

啪的一声,忘禅儿一拍脑袋,却觉声音不对,这才想起自己有头发了,不再是光头,所以用手拍脑袋发出的声音不怎么清脆。

“世道变了,人心变了,妖也变了,佛还是佛吗。”忘禅儿忽然道。他再次望向东门庆,“俏药郎,你家住在哪里,恐怕我要去叨扰几天。”

乌霞山的阿萌亦道:“哎呀,说来我还没取过东门大官人的家里,得去看看啊。否则不是白来了吗。”

东门庆心里直道苦也,因为他只是随意一说,可没真的想邀请狐妖与装成公子哥的高僧。“两位,在我们离开之前,地下的这些碎肢尸骸,总要想法子处理一下吧。”俏药郎又道。

正当忘禅儿要毁去那些尸体之际,东门庆抢先道:“不劳狐寒山公子动手,还是让在下来吧,别看我这样,还是有些能耐的。”只见俏药郎拿出几个罐子,罐子里装着的都是药粉,他将那些药粉倒向被忘禅儿杀掉的人身上,嗤嗤嗤,黑烟迸起,尸骸都化为了黑水,很快黑水也被蒸发至尽,什么都没留下。

小狐狸道:“大官人不愧是俏药郎,毁掉尸体的手段好漂亮。”

东门庆道:“让两位见笑了,家里有些大,总有些下人不识好歹,不小心磕到碰到了,人就死了,他们死了之后,让其尸骨晾在那里也不好,所以我才配了些药方,能熔丝他们的残骸,也能让他们早些转生,再世为人啊。”

俏药郎说的是大义炳然,忘禅儿与小狐狸听的也是内心平静,毫无想法。

等东门庆做完一切,他在前面带路,忘禅儿与乌霞山的小狐狸跟在后面,三人有说有笑,汉子俊美,姑娘清丽,想不引起别人的关注都难。可城里的人谁不认识东门大官人,躲还躲不及呢。

“大官人好威风,城里都是你家的吗。”小狐狸笑着问道。

“不敢,不敢。”东门庆得意道,“知府与在下是朋友,多有往来,再者,我新收的基友,金链子,他也很得知府的欢心,我们甚至能一起使用他。除了俏汉子金链子之外,那雾大狼也是三千个汉子里也找不出来一个的绝品基老,我与知府大人同样喜欢他。”

俏药郎毫不隐瞒,直接道出他与知府的“友谊”,毕竟是一起打过(消声)的,感情深厚啊。

忘禅儿忽然觉得千佛山还是很清净的……

“恐怕你们家,除了门口的那对石狮子之外,再无干净的。”阿萌忽然笑道。

“那对石狮子,呵呵。”东门庆笑了,因为他们已经来到俏药郎的府邸,也见到了门口摆放的石狮子。它们看上去很威武,能震慑宵小。

“石狮子里面可是有东西的。”东门庆笑道,“两位,你们知道里面被砌死了的是什么吗。”

“还用猜吗。”忘禅儿不悦道,他已经嗅到了尸气,从那对石狮子中飘了出来。“或许我不该来这里的,罪过啊。”问禅刀的器灵暗道。

“大官人回来了!”

“老爷回来了!”

“儿郎们,老爷回来了,还不出来迎接!”

“啊,是大官人回来了,您跑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又看上哪家的公子了,大官人,咱家的小鲜肉不要太多,也该处理掉一批,要不,送一些给知府,也让他开心开心。”讲话的正是雾大狼,此人很有城府,他的兄弟被东门庆杀了,可他仍然做了俏药郎的基友,原因无它,报仇!他要杀掉东门庆的全部基友,再杀掉俏药郎本人。

“雾大狼!”

又有一头基老走了出来,此人唤作金链子,先于雾大狼,成了东门大官人的基友。可近啊,他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皆因雾大狼的出现。

东门庆可不喜欢看到金链子与雾大狼撕比,当即道:“退下,看不到有贵客来了吗。”

金链子哼道:“大官人,还贵客呢,我看你旁边站着的公子,相貌不凡,想来也是拥有大姬姬的汉子。至于那小姑娘,我就不知道她是用来做什么的了,大官人不喜欢女人,众人皆知啊。”

只要是东门庆的基友,都知道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甚出众,很渺小,所以他才喜欢有大(消声)巴的汉子。

雾大狼要比金链子聪明多了,他也看出忘禅儿与阿萌不简单,绝非一般的贵客,所以他乐于见到金链子喋喋不休,反正吃亏的是他。

啪!

忽然间,东门庆一巴掌拍了过去,将金链子掀倒在地。

“啊,大官人!”金链子本人也懵比了,因为东门庆从没打过他,哪怕他再过分,再无理取闹。

“滚,再废话,杀了你。”东门庆没好气道。

切,现在就杀了他啊。雾大狼心道。

北京那家医院看男科权威
贵州牛皮癣治那家医院好
合肥有看癫痫病的医院
江苏前列腺结石的医院
太原白癜风治权威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